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编者寄语 媒体报道 目录导读 法律权利 侵权案例 客座律师 公民留言 权利百问 站内检索
通知公告更多»
关于中国政法大学系统法学疑难案件
漫画有奖征集活动公告
画说权利更多»
好习惯,受用一生
九不懂,九不可,说的真好
生命如歌
【不同年龄饮食养生法】
客座律师更多»
项先权
周智敏
金琴云
首页 > 法律权利 > 宪法性权利
宪法性权利】   【实体性权利】   【程序性权利】   【社会性权利】  
平等权

权利辞典  发布时间:2007-12-20 09:14:36  点击数:14242  【打印本文

   

【概念】是指公民平等地享有权利,不受任何差别对待,要求国家同等保护的权利。

【法律】1《宪法》第3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2、《民法通则》第105条: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民事权利。

3、《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0条:农村划分责任田、口粮田等,以及批准宅基地,妇女与男子享有平等权益;

4、《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1条:妇女结婚、离婚后其责任田、口粮田和宅基地等应受到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财产继承权,在同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中,不得歧视妇女;

5、《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条:丧偶妇女对公、婆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公、婆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其继承权不受子女代位继承的影响。

6、《劳动法》第13条: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就业权利。

【案例或现象】200217,四川大学法学院1998级学生蒋韬一纸诉状,将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告上法庭,理由是该行招聘限制身高,违反了宪法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规定,侵犯了其担任国家机关公职的报名资格。2002521,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对“蒋韬诉人行成都分行招录行员行政诉讼”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裁定驳回了原告蒋韬的起诉。该案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媒体竞相报道,被称为“中国宪法平等权第一案”。 2002210《新京报》报道的一起未被立案的行政诉讼案件,在社会各界也同样引起了广泛关注。已经作为合同工在深圳市国税系统工作了约7年的陈林(),却在2002年深圳市国税局于本系统内招考国家公务员的活动中落榜了。原因在于她的身高不合格。陈林的身高不足1.50,而深圳市人事部门拒绝录用陈林的依据——《广东省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实施细则》(试行)第十二条中,明确规定,男性身高1.60、女性身高1.50。 但陈林认为,招考公务员设置身高限制是对矮个子们就业权的侵犯。为了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她决定将“剥夺自己担任国家公务员资格”的深圳市人事局、国税局告上法院。可是深圳两级人民法院却均以“组织招考并按一定要求录用公务员是国家行政机关内部人事管理行为,对该类行为提起的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为由,裁定“不予受理”。
    其实,与陈林同病相怜的大有人在。2002年,宁波大学历史系应届毕业生朱静嘉满怀热情地报名参加广东省公务员考试,没想到她领到的准考证却在一小时后被追回了。原因也在于她的身高距1.50差了两厘米,所以没有资格参加考试。而在湖南省益阳市公务员考试中发生的一个真实故事更是耐人寻味。25岁的男青年樊四平在当地公务员考试中,获得了综合成绩第一名。正当他以为胜券在握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在面试以后的体检中,各方面合格的小樊身高被测出一个精确到小数点后第3位的数据——1.595,离1.60的标准差0.005。就因为这个,小樊最终被淘汰出局。
    从法律的角度看,陈林等人遭遇的是典型的“就业歧视”。由于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因素的影响,在我国就业歧视问题相当严重。而且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立过程中单位用人自主权的不断扩大,就业歧视现象有愈演愈烈之势。除了身高歧视之外,户口歧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学历歧视以及乙肝病毒携带者歧视等种种歧视现象在劳动力市场上都屡见不鲜。陈林等人被拒之于公务员考试的大门之外,直接原因是我国有关公务员的法律法规存在一定程度的缺失和混乱。在200611我国《公务员法》还没有实施前,国务院制定的《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中对录用具体条件语焉不详。《国家公务员录用暂行条例》第14条第1款第4项对体检标准作了原则性的规定即身体健康,第2款同时规定经录用主管机关批准,可适当放宽限制。由此可见,国家在公务员录用的体检标准上体现了适当放宽的精神,其目的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可是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国家人事管理部门将部分标准的确定权转交给了省级人事管理部门,使得省级甚至一些省级以下人事管理部门都可以随意用效力等级很低的规范性文件来确定公务员录用标准。这些标准中的相当一部分是不合理的。对此类限制和剥夺了公民平等权的做法,一些省市作了修正。如浙江省从2004年起招收国家公务员取消了身高限制。明确规定,除报考公安机关、监狱劳教单位人民警察要求男性身高在1.68以上、女性身高在1.58以上外,对报考其他所有公务员岗位人员取消身高限制。 

【律师提示】在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有专门的《禁止就业身高歧视法》。依据这个法律,雇主在招收雇员时,既不问雇员的身高,更不敢在广告中写明身高要求,而是根据“有无能力从事这项工作”决定取舍,否则就违法。在我国的平等权首先表现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具体内容有:一是一国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习惯、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一律平等地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都平等地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二是任何人的合法权益都一律平等的受到保护,对违法行为一律依法予以追究。 三是在法律面前,不允许任何公民享有法律以外的特权,任何人不得强迫任何公民承担法律以外的义务,不得使公民受到法律以外的处罚。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既包括公民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又包括守法上的平等,而不包括立法上的平等。在立法上,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是不可以平等的。法律面前的平等只是法律范围内的平等,而不等于事实上的平等。只有在人们平等地拥有政治、经济以及法律的保障手段的社会制度下,这项法律规定才具有现实性和真实性。(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智敏)

【相关链接】“中国宪法平等权第一案”回顾:原告方蒋韬诉称:20011223,被告在《成都商报》第1版刊登了《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招录行员启事》的广告,其中第1项规定招录对象条件为“男性身高168公分、女性身高155公分以上”。原告仅因身高原因,被被告拒之招录报名对象范围。原告认为:被告招考国家公务员这一具体的行政行为,违反了宪法33条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规定,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依法担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平等权与政治权利,限制了原告担任国家机关公职的报名资格,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为此,原告提交了以下主要依据:120011223日《成都商报》第1版刊登的《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招录行员启事》的广告。2、《宪法》第3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3、《国家公务员录用条例》相关规定。4、《中国人民银行法》第4条:“中国人民银行是国家机关,行使的是行政管理权。”被告方辩称:第一、被告招录行员的行为不是行政法意义上的具体行政行为;第二,原告担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权利,并未因被告的第一次招录启事而受到限制,是被告自己放弃了这项权利。第三、原告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的范围。为此,被告提交了以下主要依据:1、国务院19931115发布的《机关工作人员工资制度改革方案》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制度改革方案》规定:“中国人民银行,除实行公务员制度的单位外,也实行行员等级工资制。”2、人民总行银发(1996222号文——《中国人民银行行员管理暂行办法》第2条规定:“人民银行各级分支行实行行员制”。31995318日生效实施的《中国人民银行法》第4条关于“人民银行的职责”的规定。4、《行政诉讼法》关于“受案范围”的规定。5200219日《四川日报》和2002110《成都商报》登载的《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招录行员启事》。 6、最高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4条“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人民法院在受理案件后应依法裁定驳回”的规定。

法庭就六大焦点问题开展辩论:焦点一:被告招录行员的行为是不是行政法意义上的具体行政行为? 焦点二:行员是否就是公务员?焦点三:被告招录行员是不是基于行政职责行使的“具体行政行为”?焦点四:对被告的劳动用工人事权可否提起行政诉讼?焦点五:原告担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权利客观上是否受到限制或侵害?焦点六:原告请求事项是否属于行政审判权的范围?原、被告双方最后陈述。原告方:为了公正地裁判该纠纷,纠正被告将原告排斥在报名参加招录考试人员之外的违法行为,切实救济原告报名参加被告考试的合法权益,请求武侯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确认被告具体行政行为违法。被告方:被告招录行员的行为不是行政法意义上的行政行为,其诉请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同时,由于我国法律、法规没有规定人民法院可以对行政机关违宪行政行为进行司法审判,因此,被告的诉讼请求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据此,按照有关规定,代理人请求贵院依法裁定驳回原告诉讼请求。2002521,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对“蒋韬诉人行成都分行招录行员行政诉讼”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裁定驳回了原告蒋韬的起诉。法院裁定书部分内容摘录: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在国务院领导下,制订和实施货币政策,对金融业实施监督管理。’被告成都分行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分支机构,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授权负责本辖区的金融监督管理,是行使金融管理行政职权的行政机关。我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不服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可以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行为是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依照宪法、法律、法规行使行政职权,实施行政管理职能的活动。被告成都分行于20011223在对外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招录行员启事》中对招录对象规定了身高条件的这一行为,不是其作为金融行政管理机关行使金融管理职权、实施金融行政管理的行为。因此,不属于被告的行政行为的范畴,依法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主管范围。此外,被告的这一行为在做出时并未对外产生拘束力或公定力。该行为的效力只有在招录行员的报名期间即‘2002111日至17日’这期间才产生。而被告成都分行在该行为产生效力之前就已自行修改了《招录行员启事》的内容,撤销了对招录对象的身高条件规定,消除了该行为对外部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和对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的实际影响。因此,被告的行为实际上并未给原告及其他相对人报名应试被告行员的权利造成损害。原告蒋韬所称的侵权事实是尚未发生的事实,不具可诉性。综上所述,原告蒋韬对被告成都分行招录行员规定身高条件的行为提起的诉讼,不属于我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受案范围,不符合法定的起诉条件。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2条、第41条第4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32条第2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蒋韬的起诉。”一审判决后,原告蒋韬未提起上诉。
                                       

     

    点击进入能优惠订购此书:http://www.qlcd.net/book.php#


来源:权利辞典   


【下一篇】: 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关闭窗口】 【返回列表
版权所有©法律咨询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者建议,请联系我们 浙ICP备09017518号
技术支持:台州市极速网络有限公司
您是今日第 位浏览者   总访问量: